第059章 不出所料

    “放过?”

    顾瑾汐闻言嘴角斜勾,发出一声清寒薄笑,带着十足的讽刺,“本小姐何时说过要放过她了?”

    “那小姐你为什么……”半夏不解地抿着唇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祖母待我与我娘如何?”顾瑾汐并不回答只转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半夏低下头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祖母待柳姨娘与顾瑾澜如何?”顾瑾汐轻笑一声,稍顿并不待半夏回答径自道,“咱们自蓝城回凉都有七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半夏低下头,“七年零四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顾瑾汐嘴角斜勾,眼底却不带丝毫笑意,“七年了。你以为我爹他不知道祖母对我娘和我的态度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半夏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不!他知道,甚至他比谁都清楚。”顾瑾汐转头眺望窗外,夕阳西下染红了天边的云朵,风寥寥起,扬起柳枝依依。身为一家之主,若是连这些事情都不知晓,那谈何为一家之主,“只是从旁人口中听来的,终究不如亲眼所见来得直观。”

    半夏眸底蓦然划过一道了悟,“所以小姐您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哼。”顾瑾汐深吸口气,看向半夏的眼神带着几分赞同,“若非如此,爹爹怎么会对那位死心,只要待爹爹心中最后一点感情都被她磨没的时候,哼!”她嘴角带着十足的冷笑,“只要将爹对祖母心中最后的一丝温情磨没了,那就是她们该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时候!”

    顾瑾汐深吸口气,铲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,她可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祸患;更何况,就算顾瑾澜逃过这一劫,也终究是残花败柳,不足畏惧。倒是张妈妈的行为,让她有些好奇,甚至震动,“你不觉得张妈妈对柳姨娘,好得有些过分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半夏扯了扯嘴角,却是懵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奶嬷嬷,难道当真能为了别人连命都不要?”顾瑾汐抿着唇双眼微微眯着。

    “那小姐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张妈妈的柳姨娘,就如同没了牙齿的老虎,根本不足畏惧。”顾瑾汐深吸口气,话音陡转,“你觉得若是背后没有人撑腰,区区姨娘也有本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?”

    半夏不解,“小姐,半夏不明白。柳姨娘背后不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转头,望着荣禧堂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哼,你太小看了柳姨娘。”顾瑾汐深吸口气,她今日故意做这一出戏,任由他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甚至不惜牺牲了慕汐阁为的什么;不就是为了逼出柳姨娘那背后之人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看看,前世柳姨娘背后的人,顾苏两家灭门惨案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立刻回慕汐阁,让人监视着宜兰园和兰馨阁,若是柳姨娘出门,立刻来通知我。”顾瑾汐朝半夏招了招手,压低了嗓音。

    半夏眉宇微微颦蹙着,“可是小姐,这都晚上了,柳姨娘她能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顾瑾汐双眼微微眯着,尾音微扬。

    “是。奴婢这就去。”半夏压低嗓音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往后你自然会明白的。”对半夏顾瑾汐还是比较放心的,她微微颔首,扬声,“半夏,你立刻回慕汐阁小心看着,这旁人我是不放心的。让青黛过来伺候吧。”

    半夏恭谨应声,“是,奴婢定会看好慕汐阁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夜,怕是要辛苦你们了。”顾瑾汐拉着半夏的手轻轻拍了拍。

    半夏心里陡然阵阵感动,摇摇头,眼眶微红,“奴婢不苦,倒是小姐,您也累了一天了,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夕阳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天际,夜幕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姨娘拉着张妈妈坐在软榻上,眼眶通红;顾瑾澜跪在旁边,抽抽搭搭,显然也很是哭过了一场。

    “姨娘别太难过了。”张妈妈深吸口气,眼底虽然带着不甘可看向柳姨娘时却是浓浓的温柔,那慈眉善目的模样跟平时完全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柳姨娘拉着张妈妈的手不断的摇头,“不,妈妈,我……没有你,我怎么办,我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,您还有澜小姐,还有好长的路要走。”张妈妈抿了抿唇,轻轻拍了拍她的手,“妈妈不能陪你了,往后,你自己要多考虑考虑;顾瑾汐,不是省油的灯;别跟她斗了。你斗不过她的。”说到这里,她眼底就止不住的懊恼,早知道会有今日,当初就不该心软一了百了的。只可惜,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柳姨娘的眼眶都已经肿如核桃般,“不妈妈,呜呜。都是这个逆女,都怪她,我打死你,我打死你,你看看你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“姨娘!”张妈妈立刻站起来轻喝一声,一把抓住柳姨娘的手,“澜小姐也不过是被人利用,你这又是何苦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不是这个逆女,妈妈你怎么会……”柳姨娘已经泣不成声,“如果她聪明一点,怎么会被人利用,又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,妈妈已经老了,总会走到这一步的。”张妈妈摇摇头,起身将顾瑾澜搀扶起来,拉了柳姨娘的手放到一起轻轻拍了拍,“姨娘,不管澜小姐做错了什么,都始终是您的女儿,往后的路,您们母女要好好的;别再去招惹顾瑾汐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柳姨娘眸色暗了暗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今非昔比,往后您们务必步步小心,难道您们没有发现,老爷今日的态度。”张妈妈深吸口气,“老夫人对您们素来偏疼,这人心都是偏着长的;可今日,老夫人的所作所为怕是彻彻底底伤了老爷的心,再加上顾瑾汐的添油加醋,待老夫人百年之后您们始终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妈妈也积攒了一些细软,姨娘您就好好收着,往后便是给澜小姐添妆也好;总不至于让澜小姐因为嫁妆让夫家看轻了去。”

    顾瑾澜低着头,眼泪吧唧吧唧的;双手死死地绞着手帕;望着张妈妈,嚅了嚅唇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知道澜小姐是个好孩子。”张妈妈抬手轻轻揉了揉顾瑾澜的头,“往后好好孝顺你姨娘,她这辈子太苦了。”

    顾瑾澜低下头却只是哭。

    “另外,从今日的情形看来,怕是兰馨阁和宜兰园都有了她们安插的人;姨娘和澜小姐往后要倍加小心才是。只是往后,妈妈再帮不了你们了。”张妈妈深吸口气转头看向窗外,眼底猛然划过一道厉色,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般,“好了,姨娘,澜小姐您们都先回吧,妈妈要收拾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……”柳姨娘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“都累了一天了,澜小姐身子也不好,您们都早些回去歇着吧。”张妈妈深吸口气,“老奴若是有幸能回来,您们却病倒了,那老奴的罪过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回来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连她自己都觉得没有底气,顾瑾汐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;还有那个淳亲王,惊动了圣上的命案,若没人偿命,怎么能了结。

    她们都明白,可谁都没有说透。

    “姨娘,我……”从张妈妈房里出来,顾瑾澜死死地咬着唇,看着柳姨娘,眼中带着歉疚,带着懊悔,带着浓浓的不甘。

    柳姨娘转身,扬起手,可想到张妈妈的话,那巴掌却是怎么都落不下去,只是死死地捏着拳头,深吸口气,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顾瑾澜低着头。

    顾瑾澜走后,柳姨娘却并未回房间休息;她冷眼瞧着慕汐阁的方向,眼底飞快地划过一抹厉色;她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得逞的。猛然,她脑中浮现出一个人影,深吸口气,回房换上一身素净的衣衫,悄然从后门溜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果然不出你所料,咱们要不要跟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