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仇人

????司徒睿动怒,谁也不敢再说什么。穿戴整齐的司徒睿大步走出寝宫,朝外走去。如果不是忽然间出现在此的柳心如,想必谁都没办法阻挡住他的脚步。

????“这么晚了,皇上是准备到哪去?”柳心如冷眼看着司徒睿,问道。

????“朕有事要出宫,母后才是,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在外走动,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司徒睿眉头一皱,想着那些在他身后的奴才,语气没有之前同柳心如交谈时的强硬,低声说道:“朕这就派人去传太医馆的太医来。”

????“免了!”柳心如看着司徒睿转头真的准备叫太医来的样子,倏的提高了声音,“哀家来就是要找你的!”

????柳心如深吸一口气,朝着司徒睿身后的那些人挥了挥手,命他们都先退下。等那些人都退到远处,只剩下她和司徒睿单独站在那里的时候,柳心如才再次开口,轻声说道:“睿儿,你现在不能离开皇宫。”

????柳心如的话音刚落,司徒睿的表情便发生了改变。柳心如看着司徒睿动怒的模样,连忙说道:“哀家不是想命令你怎么做,哀家只是想让你清楚,如果皇上现在真的离开宫中的话,那么谁来执掌大权?不要忘了,夜子轩最近虽然没有什么行动,可是他却还是藏在这京城之中没有离开。皇上就算是为了哀家好,也不能这么快的就到边疆去,不能这么快的就去见西王国的人。因为你这么快的就去见他们,他们定会觉得咱们祈天国是没他们不行,日后更会给皇上脸色看的。皇上难道甘心一辈子都让西王国牵着鼻子走吗?”

????柳心如软硬兼施的同司徒睿说着,等她说到口干舌燥之后,又动身拉着司徒睿,司徒睿才勉强算是跟着柳心如回到了寝宫。

????柳心如坐在司徒睿的寝宫里,目不转睛的盯着司徒睿看。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最近司徒睿有些怪怪的,但是究竟是哪里不对劲,她又说不清楚。

????“睿儿。”柳心如重重地叹了口气,问道:“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”

????“怎么办母后不是都已经想好了吗,还问朕干什么。”司徒睿站在窗前,双手背在身后望着外面,冷声回答着柳心如的问题。

????柳心如听出司徒睿话中的不满意,可是在这种特殊的时期,她不可能放任他胡作非为。柳心如想了想,缓缓站起身来。“哀家会派人去把林一带出来,这种时候,多一个自己人在身边总是好的。”

????“我们没了林一,就不能成大事了吗?”司徒睿侧眸与柳心如四目相对,微颤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忧伤。

????“睿儿。”柳心如慢步走到司徒睿的面前,目光灼灼的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你都是母后的儿子。你说母后是贪图名利也好,说母后是渴望权利也罢,可是你不要忘了一件事,那就是只有我们,才是一家人。”

????柳心如说到最后,拍了拍司徒睿的肩膀,站在了司徒睿的身边,同他一起看着外面。

????这段时间经历了这么多,就算是柳心如自己,也觉得有些累了。她费尽心思在宫里这么多年,无非就是想让自己过个舒心安稳的日子。从最初到现在,她为了保命为了往上爬,为了可以踩在那些曾经藐视过她的人的头上,她已经付出太多太多的代价。而这一次,她绝不能丢掉最后一根“救命稻草”。因为就如沈云悠所言,她……是永远都坐不上这皇位的,所以柳心如现在只能选择向司徒睿低头。

????“睿儿,我们之间有什么矛盾,都是我们自家的事情。现在国家有难,我们理当放下一切,一致对敌。等事情都解决之后,你再想如何处理林一,母后都不会干涉你,如何?”

????柳心如柔声和司徒睿说道,在看到司徒睿皱紧眉头,不情愿的点了点头之后,柳心如心中的石头,才总算是安稳落地。

????柳心如从司徒睿这里离开的时候,天色已经快要放亮了。柳心如身心俱备回到自己的寝宫,才刚刚躺下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毕倩便来到她的面前,小声说道:“太后,门外有人求见。”

????自从司徒南提出想要娶沈云玉之后,柳心如便把沈云玉调离了自己的身边,而换上了另一个看着比较顺眼的丫鬟。虽然还不能让她做什么重要的事情,可是跑跑腿,带带话这些小事,这个毕倩做的还是很好的。

????“谁?”柳心如闭着双眼,低声问道。

????“是仇弑天。”

????“让他进来。”柳心如一听是仇弑天,立刻睁开双眼坐了起来。待仇弑天走进房间之后,柳心如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你这个时候来见哀家,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禀报?”

????“回太后,确实如此。”仇弑天轻轻点了点头,眸光微闪的说道:“太后,我觉得这件事情对你还有皇上而言,都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????“哦?”柳心如挑了挑眉端,好奇的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事情?快说!”

????仇弑天环顾了一下屋内,在柳心如把所有的人都清了出去之后,仇弑天才小声的开了口,说道:“太后,沈云悠真正想杀的人,恐怕未必是夜子轩,而是皇上和太后。”

????“此话怎讲?!”仇弑天这么一说,柳心如急了。虽然她一直都不觉得沈云悠那个女人回来是有什么好事,可是她也一直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来证明沈云悠的阴谋。“你查到什么了?”

????“具体的证据我还没有查到,可是我敢断言,沈云悠是在设计陷害皇上,挑拨皇上与太后之间的关系。皇上最近会如此冲动的频频与太后顶撞,也都是因为沈云悠的关系。”

????“这个哀家知道,不用你废话!”柳心如早就肯定沈云悠是在司徒睿耳边说什么了,“那依你的意思,沈云悠是和夜子轩一起计划着,演的戏?”

????“沈云悠从一开始想杀的人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当年杀了她娘的凶手。皇上当年设计把事情赖到了夜子轩的头上,可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妥。太后你想,像夜子轩这种人,可能会心甘情愿的被人当作是杀人凶手而不做任何回应吗?沈云悠当时对太后和皇上说的是,夜子轩之所以要追杀她和孩子,是因为她知道了太多夜子轩的秘密,还有就是夜子轩和西王国之间的关系。可是知道夜子轩秘密的,又岂止是她一人?夜子轩身边的白墨颜和杨博翔,恐怕知道的并不比沈云悠少,但可曾见过夜子轩对他们刀剑相向?至于西王国那边……如果夜子轩真的和西王国达成了什么协议的话,那么这一次,西王国又为什么会答应皇上的要求,来帮我们对付龙鸣国?还是说……西王国只是假装要帮我们的忙,而实际上,是想在关键的时候,给我们致命的一击?!”

????仇弑天的话让柳心如陷入了沉思之中,她认真的想了想,看向了仇弑天,问道:“话说回来,你又为什么帮哀家和皇上?如果哀家没有记错的话,沈云悠应该是要叫你一声师傅的吧?而且哀家听说,沈云悠当年坠崖,也是你把她救活的,不是吗?”

????“沈云悠确实要叫我一声师傅,如果不到万不得已,我也不希望她和那个孩子有什么危险。可是我与西王国之间的恩怨,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我能活到今天,就是因为想要找机会,毁了西王国的皇室。如今太后和皇上有这个实力与能力,那么我就自然要站在太后和皇上这边,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的原因。”

????“毁了西王国的皇室……”柳心如重复着仇弑天的话,忽然笑了起来。“看来你的野心,要比哀家还大啊!”

????“人,总得有点野心才行,不然,还有什么活着的念头?”

????“这件事情你继续去调查,一旦查出什么蛛丝马迹,就立刻来禀报哀家!”柳心如表情阴沉的说道:“这个沈云悠,哀家一日不除掉她,就一日不能安稳的休息。你若是能帮哀家除掉这块心病,那么哀家自然也会尽力的帮你。”

????仇弑天与柳心如达成了协议后,离开了柳心如的地方。黎明前的黑夜,安静也让人觉得寒冷。仇弑天在走了一会儿之后,停下了脚步。对着那一直跟在他身后,已经跟了好久的人说道:“出来吧。”

????锦橙看仇弑天已经发现自己了,便现身走到了仇弑天的面前。

????“师傅,你去找太后是有什么事情?”锦橙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????“这事和你无关,你不用知道。”

????“那是和云悠有关对吧?”锦橙追问到:“你想杀夜子轩,难道也要杀了她吗?”

????“锦橙。”仇弑天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对沈云悠的感情,可是这个女人,却不是你能守得住的。我也不想杀她,但如果她要是和夜子轩联手一起对付我们,那么你会怎么选择?别忘了,夜子轩是你的仇人,是杀了你全家百口、不共戴天的仇人。这个仇,难道你能不报吗?”

????【一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