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驱物 上

    四五月的天气,暑气就渐渐上来了,偶尔有那么一天的阳光特别强烈,虽然说不上流火烁金,天地如炉,但在正午时分,人站在烈日之下,也觉得全身焦热,皮都要被晒脱一层。

    洪易正是选择在了这一天阳光特别强烈的正午,骑马来到玉龙山附近一片无人的荒郊野岭。随后下马寻找到一片阴凉的地方,然后盘膝坐下,默默镇神冥想,调魂运力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选择了阳光最为强烈一天正午,正是为了突破神魂,把游魂凝练,变成阴神,能够驱动物体,一举达到趋物的境界。

    只有修为到了驱物的境界,道术才能真正的有防身用武之地,而不像以前,只能伤害神魂,施展邪法迷神之术。

    “慕容燕那女子,她一身道术高深,居然到了显形的境界,虽然现在身体受了伤,但阴神却是能溜出来作怪,令人防不胜防,还过一些时候,她的伤势稍微好一点,只怕就会反抗,我练成了驱物的境界,凭借血纹钢针,却是能够制服住她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要把她怎么样,但却要从她的身上掏出一些东西来?如太上道的一些情况?我母亲是太上道的人,叫梦冰云,又和太上道教主梦神机是什么关系?还有一些道术的修炼情况,我现在修炼道术,完全是盲人摸象,没有传承哪一门哪一派,倒还有许多疑问。”

    洪易倒是知道,自己的武功修炼倒还罢了,曾经还受过白子岳的指点,但是道术修炼,却是完全自己摸索,几番经历生死,要不是弥陀经护住神魂,早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了慕容燕这个玄天馆出来的正宗掌握在自己手里,洪易怎么能不旁敲侧击的好好问问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乘她伤势没有好转,我把修为精进一步再说。一切都以实力为主,我若是修炼到了鬼仙的境界,有梦神机那样的神通,还怕讨不到我娘的公道?梦神机的九火炎龙,连宇文太师都烧得现尸解,云蒙的宇文太师宇文穆,当年可是威震四方,和我父亲洪玄机一样的人物。九火炎龙,九火炎龙…….”

    洪易心中喃喃念叨着这个道术。

    他却是知道,这个道术乃是以神魂御火,化为九条巨大的火龙,融金化铁。人被火龙一围住,立刻就被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火乃是阳刚之气,阴神根本不能驱动,就算是勉强驱动,也要烧伤自身,火焰越强,对自身神魂的伤害越强。

    像那种融金化铁的九火炎龙火焰,只怕一般的阴神靠上去就被阳光之气炼得飞灰湮灭,更别说是驱使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洪易听见慕容燕提了一句,说是梦神机的九火炎龙,就算是入水都不会熄灭,曾经在大海之中,烧死过纵横南方海域的强豪,黑鲨岛的黑鲨王,以及南海迷魂湾的十八岛海盗头目。

    这样强大的道术,已经超脱了世俗,甚至可以藐视皇权。

    洪易也隐隐的心惊。

    九火炎龙!

    道术居然强大到了那种程度。

    难怪太上道称太上。

    何况,洪易听白子岳说过,太上道教主梦神机也没有练到阳神,成就神仙,那么道术修炼到阳神之后,又是怎么样的强大?

    洪易都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一切都刚刚起步,洪易的道术修炼,才刚刚入门。

    屏除了一切的念头,进入无量寿,无量光的阿弥陀之境,洪易觉得自己的神魂饱满,种种灾劫都不能动摇的时候,突然施展出了宝塔观想法。

    神魂猛的一下,脱壳而出!

    这正是正午时候,阳光最为强烈的时候。

    洪易神魂一跳出来,就感觉到了全身针刺一般的难受!同时“眼前”白茫茫的一片,好像置身于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!”

    洪易这是第一次完全的神魂出壳,置身于正午阳光暴晒之下,还出去游荡。

    一游荡起来,周身的刺痛更甚,真的宛如千刀万剐!

    “凌迟乃是最残酷的刑法,我现在遭受到的痛苦,大概也和凌迟相差不多。如此的艰苦!武功虽然难练,但比起道术,实在是太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浑身如千刀万剐,但是洪易却并没有归壳,而是越游越远,直到在白茫茫的天地火海之中,完全看不到了自己的躯壳,也完全感应不到自己的躯壳,才停止游荡。

    一股孤独,绝望的情绪油然而生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在暴风雨的海洋中,落水,奋力挣扎,但却看不到船只的人,自然是无比的绝望。

    洪易现在在正午烈日之下,脱离躯壳远游,直到感应不到自己的肉身,正是要断绝自己归壳的后路,真正置之死地而后生,不是这样,难以断绝自己心中侥幸的念头。

    本来这种情况是太危险不过的,几乎是九死一生,但是他领悟了就弥陀经的精髓,千百世不寐本性,真如不动的境界,能快速的修补神魂。

    孤独,绝望的情绪一起来,加上烈日阳刚的煎熬,神魂立刻飘飘欲散。

    洪易心中不动,忍受住种种疼痛,运起弥陀经,周身立得清凉,飘飘欲散的魂儿凝聚起来,念头坚定!

    这一得了清凉,洪易太抬头望向天空,定住不动,观想自己神魂内部,也有一轮烈日,突然一下暴散,朵朵火焰,降落下来,遍布自己的神魂内部。

    这一观想,清凉又全去,无边的炎热顿生。

    这是内观心火,而外面的太阳炎热,却是外部的真正火焰,炙烧神魂。

    内火,外火夹攻,煅烧神魂!

    这下心火一起,配合上天地之间的太阳阳刚真火,洪易神魂的难受感觉,比刚刚更是强烈了十倍,绝望也比刚才强烈的十倍!

    “这样的煎熬,不如死了算了,省得受这样的煎熬!放弃算了。”

    受到这样的煎熬,洪易心中第一次生出“死了算”的念头,因为这种感觉,生不如死!

    “千百世不动本心,无量寿,无量光..........”洪易倾尽了自己全部意志,才把这股只求速死的念头镇压下去,把自己的神魂和弥陀经中的那尊大佛融为一体,全力感受着无量寿的境界。

    神魂在火中,摇摇欲灭,但就是不散,镇压住种种念头之后,洪易有一种感觉,自己的神魂好像变成了弥陀大佛那样的金色佛陀,好像真金,并不怕火炼,反而是在火中越炼越纯!